Association News

协会新闻

协会新闻

倪光南院士:谁掌握了开源主动权,谁就掌握了信息技术发展主动权

2021.05.27

阅读:1100


编者按:5月27日上午,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做客科技创新院士报告厅,围绕“把握开源机遇,构建开源领域命运共同体”做了专题演讲。倪光南院士介绍了开源软件的历史渊源、运维逻辑和模式以及中国开源领域发展的现状,并就未来中国开源界的发展提供了若干建议。


5月27日上午,由深圳市企业联合会、深圳市企业家协会,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,博研教育,同心俱乐部等联合主办的科技创新院士报告厅第三期活动精彩开讲,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,以“把握开源机遇,构建开源领域命运共同体”为主题做专题演讲。

11.png

报告厅活动由原深圳市委常委、副市长张思平主持,150余位来自企业、投资、科研等领域的精英人士参与了现场交流,25万人通过腾讯新闻直播参与了活动。本期活动得到深圳市软件行业协会、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协会、武汉大学深圳校友会、深圳市河南商会、吉林大学深圳校友会、深圳大学校友会等的大力支持。

22.png

信创产业发展关键在生态,开源是创新逻辑和创业逻辑的有效衔接。过去20多年,开源已成为全世界最具活力的科技创新模式。倪光南院士在演讲中介绍了开源软件的历史渊源、运维逻辑和模式以及中国开源领域发展的现状,并就未来中国开源界的发展提供了若干建议。

中国已是开源大国还不是开源强国

33.png

在实践中,开源模式(可涵盖开发模式、推广模式、商业模式等等)已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。倪光南院士指出,近年来在软件领域,开源软件的比重不断增长,大有吞噬传统的、封闭源代码软件之势,尤其是在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信息产业基础设施等方面。从行业的角度看,越是新兴行业,开源软件的比重越大。现在,开源模式还有扩展到硬件领域(如开源芯片RISC-V)的趋势。

倪光南院士指出,中国已是开源大国,目前中国信创产业领域,实际参与开源的人数和贡献量都在世界上名列前茅。截止2019年,全球开源项目贡献者约1050万,北美地区贡献者数量约300万,亚洲贡献者数量约380万。亚洲贡献者群体的年增长率已超过欧洲和北美,其中31%的亚洲贡献者来自中国,约118万人。同时,他也指出,我们还不是开源强国。

在倪光南院士看来,我国开源界的现状呈现“三多三少”的特点:一是“使用多、投入少”,虽然我国大量使用开源软件,但无论是国家还是社会各界对开源的投入很少,这与国力很不相称,严重损害了我国的国际形象;二是“贡献多、主导少”,虽然我国对开源的贡献量已居世界第二位(仅次于美国),但我国在国际开源界缺乏话语权(更不用说主导权了),基本上还处于“打工仔”的地位;三是“研究多、转化少”,虽然我国对开源的研究很多,但由于无法影响/主导开源的发展,因而不能有目的、有计划地转化开源成果,为我所用,而只能被动接受,随波逐流。

谁掌握了开源主动权谁就掌握了信息技术发展主动权

44.png

倪光南院士在演讲中介绍,最近中国科协成立了“创新中国”开源创新联合体(“联合体”),这一组织既体现了国家意志,又是一个面向全体科技工作者的群众组织,非常符合开源特点。“联合体”是一般开源社区的引领和指导者,它可以解决开源基金问题和应对开源风险的共性问题。国际上开源基金一般来自于社会各界的捐赠,但捐赠在中国还远未成风。据统计,目前中国开源基金年度金额大约是美国同行的0.6%。中国现存的国家和民间基金会一般都以投资效益作为考核指标,由于投入开源往往得不到直接的经济回报,这就使中国的基金会难以支持开源项目。

为此,倪光南院士建议,在高技术公司上市中,由专业机构评估其资产中的开源软件贡献量,然后从中提取一定比率作为“开源捐赠股”,成为开源基金的一种来源。这样做体现了“取之于开源,用之于开源”的原则,合情合理。由此得到的基金,可以由“联合体”管理,注入到各个开源基金会中去,“联合体”可以监督他们的运作情况。

倪光南院士总结道,构建开源软件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很大的目标。在当前,谁掌握了开源的主动权,谁就掌握了新的信息技术发展的主动权。未来,如何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,科技工作者可以齐心,让有关主管部门重视我们的开源软件。

55.png

演讲后,倪光南院士与博研商学院院长徐晓良就信创产业的发展、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等大家关注的热点问题,与线上线下听众进行了互动交流。

返回列表